吟韵

两年前,我去北京,辈分上的叔叔,其实就是哥哥一个。现在三十二岁,那时候全家上下没有一个人不为他着急,怎么还不结婚。他有个姐姐孩子都七八岁了。

这不,前天终于完成人生一大任务。姐姐皮肤超级好,化了妆和卸了妆都一样。哈哈蛮好的。记得前两年我去北京的时候,他带着去后海逛了一圈,聊了好久。虽然很多年没见,但那时候见他时,一点陌生感都没有。按理说他和我姐姐年纪相当,平时偶尔跟我姐姐说话就能感觉年纪产生了代沟。说个什么都是,你还年轻,到时候就懂了。可他给我的感觉很舒服,不会产生距离感。

记得我后来去深圳的时候,有问题想问年纪大一点的人。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我姐姐,而是他。电话里他说,你怎么不问你姐姐。当时,我也不知道怎么胡乱的回了他。现在想想,很简单。因为他像朋友,是平等的关系。姐姐给人的是,她是长辈,我是晚辈,我提出的问题在她那里就不是问题。

现在看到他终于娶了个漂亮老婆,老家都放心了。希望他们能走很远很远,一直到生命尽头.......

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,老家的风俗跟我们家这边还是有很大差别的。

记忆中我上次回老家还是小时候十一二岁的时候。那时候只记得吃饭的桌子是四方的,板凳是那种长条形四条腿的。桌子中央是一个盆子,里面全是红烧肉。我从来不沾肥肉,一直以为他们那边的人就是喜欢吃肥肉。当然这之后验证了,只是个误会。

这次脑子清醒,成年。观察到的更全面了。我是去帮叔叔接亲,所以提前一天到了。了解了一些当地规矩。他们那里很重视长辈晚辈,上亲和普通宾客的分别。宾客坐的地方和上亲及亲戚都不同。办酒的地点也不相同,他们是在邻居及自己家的堂屋里摆几桌就可以了。刚开始我会奇怪为什么只有这么几个宾客,后来才知道,他们吃酒只能一户人家去一个,除了亲戚可以全家去之外,其余都是一户一个来吃酒。也不是没有道理,因为就堂屋那点地方,根本摆不了几桌,我们这边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去酒店,摆个四五十桌不成问题,完全可以托儿带口去,有时候见到人丁兴旺的家族,可以坐一桌。当然这种情况还是比较罕见的。

说了摆桌的方式,接着就要上菜开始吃了。菜不是专门的厨师做的,而是一个邻居,手艺很好的邻居。我们一般吃酒,酒店里,总也是那么几个菜,编不出什么花样,要是普通搭个很大的棚子,请的就是一般厨师,才分量倒是很足,就是给人感觉,很糙,全是调料堆起来的味道。

本来心里想的是,邻居手艺再好也到不了哪里去。结果完全错了。宾客很讲究就算了,连菜也是很讲究的。前一天晚上睡觉之前就瞟过一眼菜原料,看见有一栏,是淡黄色的,有点像虾球。第二天菜上完了,我怎么没看见这个菜呢?正纳闷呢,从一碗三鲜汤里面捞出来了,一口咬下去。哈哈哈原来是鹌鹑蛋。他们前一天为了让口感变得独特一点,把所有鹌鹑蛋全都用油炸了一遍,所以前一天没认出来。这是一个小插曲。

第一道菜,一盘子烤牛排,不是一块块的肉,是一片片很薄的长骨头上面有一些没切掉的肉,每一根都有酱汁在上面。色相超级好,一点都不想农村里做菜的品相。我弟弟本来就吵着要快点回他学校,竟然也无聊的挨到吃过晚饭才走。第二道是五香糕,我其实不知道这个叫什么,甜的,像年糕,但听说不是纯糯米的,里面还添加有红薯,糕体本身没有甜味,只有五香的香气。由于是用蜂蜜水和油过了一遍,然后泡着的,所以吃上去很甜。然后来了老家里最美味的笋子,新鲜的笋子放在三鲜汤里,干的笋子炒了肉丝。除了笋子是山上采的,还有蘑菇和木耳也是。长相不一样的蘑菇,一种伞很小,很新鲜,放在三鲜汤里。超级鲜嫩。一种伞很大,用来炖新鲜土鸡,鸡也是自己家里养的。

为了儿子结婚真的把能用的全都用上了,还有黄鳝炖黄瓜,猪肚炒辣椒,多宝鱼。桌上没有火锅,都是炒好或者炖好的菜。桌子不大,我跟我弟开玩笑说,要跟我们这边一样摆四个火锅,那就上不了菜了,桌子只有这么大。

以后估计又要很多年才会回老家了。

评论(2)

© 吟韵 | Powered by LOFTER